1. <keygen id="ZgthR"></keygen>

    • <section id="ZgthR"><meter id="ZgthR"></meter><param id="ZgthR"></param></section>
        <progress id="ZgthR"><select id="ZgthR"><output id="ZgthR"><b id="ZgthR"><select id="ZgthR"></select></b><th id="ZgthR"></th></output></select><textarea id="ZgthR"><nav id="ZgthR"><caption id="ZgthR"></caption></nav></textarea></progress>

        1.  
          俄罗斯制裁与反制裁背后的法律角力
          稿件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时间:2019-12-10 09:08:01

          □ 法制日报驻俄罗斯记者 张春友

          2018年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开始自己第四个总统任期的第一年。这一年在国际上,从年初的驱逐外交人员风波、叙利亚化武事件,到年底的俄乌刻赤海峡事件、美威胁退出《中导条约》,普京频频与西方国家“斗法”。

          应对制裁出台反制裁法

          当地时间12月17日,美国驻乌克兰特使库尔特·沃尔克在一次讲话中说,对于11月底发生的刻赤海峡事件,美方又在考虑对俄罗斯再度制裁。

          事实上在即将过去的这一年,俄美双方围绕制裁与反制裁的博弈一刻也未停息。6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针对美国等国家的反制裁法案,为今后俄处置制裁争端提供了法律依据。

          反制裁法全名为《关于影响(反制)美国和其他国家不友好行为的措施》。法案由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主席沃洛金领导的小组提议,5月22日获俄国家杜马通过,5月30日获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批准。法案自普京签署之日即6月4日起开始生效。

          法案规定,俄政府可以在总统授权下终止或暂停国际合作,禁止或限制产品、原料进出口(俄罗斯和其他国家不生产的生活必需品以及公民自用品除外),禁止或限制不友好机构参与俄政府采购项目和国有资产私有化进程等手段来反制不友好国家。

          法案出台的目的就是应对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俄持续的经济制裁,旨在;ざ砉依、安全,主权、领土完整以及公民的自由和权利免受美国等国不友好举动的侵害,适用于美国及其他任何对俄罗斯、俄公民和法人采取不友好措施的国家,以及参与到对俄制裁中的受这些国家管辖、直接或间接受它们控制的机构、法人和公民。

          有分析指出,随着俄反制裁法案的出台,美欧等国家,尤其是追随美国政策对俄实施经济制裁的欧洲国家或遭受更大损失,这也将迫使除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更加谨慎选择对俄政策。

          通过新法助力远东开发

          在持续遭遇西方经济制裁的背景下,俄远东地区对未来发展的重要意义越来越受到俄决策层的重视,普京在国情咨文和东方经济论坛等重大场合反复强调开发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是俄本世纪的优先发展方向。

          7月26日,俄国家杜马三读通过了一份包含《关于在俄远东地区设立特别行政区的草案》在内及其他为设立特别行政区而需要对现行国际公司法、民法典、税法典、外汇管制法、商船航行法及一些其他法律进行修正的共7项草案。7月29日,俄罗斯联邦委员会批准了这一草案。

          根据已批准的法案,俄将在远东地区的滨海边疆区“俄罗斯”岛及加里宁格勒州“十月”岛设立特别行政区。在上述两个地区,俄将实施一系列灵活法律制度,在税收、外汇监管和雇佣外国劳动力等方面提供优惠政策,以便在当地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和提高当地投资活力。

          有分析指出,《关于在俄远东地区设立特别行政区的草案》及《俄罗斯远东地区土地免费配发法案》旨在分别解决远东开发过程中资金及劳动力不足两大瓶颈问题。

          亟待改革的养老金制度

          2018年普京不仅仅面对来自西方国家的制裁,国内的养老金制度改革,也是一个亟待应对的挑战。

          今年7月19日,俄罗斯国家杜马一读通过了由梅德韦杰夫政府提交的“提高退休年龄”议案。议案出台后即引发了社会争议。鉴于社会反对声音不断,普京表态,议案将会重新审议。

          事实上,早在2016年,普京就签署了旨在提高公务人员退休年龄的《关于对俄联邦某些法律中特定类别公民退休年龄的修改》法令。法令规定,以每年增加6个月的频率逐年提高退休年龄,最终将男性公民退休年龄由60岁提高到65岁,女性公民由55岁提高到63岁。由于当时的法令仅限于公务人员,并没有在社会上引发太大争议。

          然而,此番养老金制度改革却遇到了不小的阻力。

          议案中规定,俄公民的退休年龄将在2019年至2028年的10年内逐步延长。而俄高等经济大学人口研究所基于人类死亡率数据库和俄联邦国家统计委员会数据的预测研究结果显示,在退休年龄逐渐增加的情况下,俄罗斯约17.4%的男性和6.5%的女性可能无法活到退休年龄。

          由于议案在俄国内引发的诸多争议,俄政府被迫调整内容,作出适当调整,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将男性退休年龄从65岁减到63岁,而女性依然维持在60岁,且在诸多领域给予特殊政策,这在一定程度上回应了民众的情绪。不过正如普京所言,俄现行的养老金制度仍然亟待改革。  

          (责任编辑:杨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