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FaGj"><embed id="SFaGj"></embed></acronym><em id="SFaGj"><ruby id="SFaGj"><object id="SFaGj"><hgroup id="SFaGj"><dt id="SFaGj"></dt></hgroup></object></ruby></em><sub id="SFaGj"></sub>
  1. <dd id="SFaGj"><select id="SFaGj"><meter id="SFaGj"></meter></select><noscript id="SFaGj"></noscript></dd>

  2. <canvas id="SFaGj"></canvas>
    <tr id="SFaGj"><abbr id="SFaGj"><noscript id="SFaGj"></noscript></abbr><dl id="SFaGj"></dl><i id="SFaGj"></i></tr><b id="SFaGj"></b>

     
    两商业伙伴涉嫌非法游说?弗林调查牵出“案中案”
    稿件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9-10-17 10:43:58

    美国前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涉嫌在“通俄”调查中作伪证,法庭定于18日宣判。联邦检察官针对他的调查牵出“案中案”,17日指控弗林的两名商业伙伴隐瞒土耳其政府“代理人”身份、在美游说,以期促使美方遣返土耳其宗教人士费特胡拉·居伦。

    【诉说客】

    弗吉尼亚州东区联邦法院17日公开的大陪审团起诉书显示,比詹·拉菲基安和;贰ぐ⒍仗┙鹕嫦庸材薄懊孛、非法”影响美国舆论和政界人士,同时隐瞒自己的外国代理人身份。

    案情发生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竞选阶段的最后几个月,弗林当时出任唐纳德·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高级成员。

    拉菲基安曾与弗林合伙开办咨询机构“弗林情报集团”,涉嫌两项刑事罪名,包括向联邦政府隐瞒代理人身份;阿尔普泰金持土耳其和荷兰双重国籍,自称“弗林情报集团”客户,涉嫌经由他在荷兰开办的一家企业转手土耳其政府资金,继而接受美国联邦调查局讯问时作虚假陈述。

    两名嫌疑人否认犯法。拉菲基安17日短暂出庭;阿尔普泰金不在美国境内。

    阿尔普泰金的一名发言人说,土耳其政府从来没有牵扯阿尔普泰金与“弗林情报集团”的任何业务往来。

    按弗吉尼亚州联邦检察官的说法,拉菲基安和阿尔普泰金利用后者名下的荷兰企业掩盖他们为土耳其政府服务的活动;土耳其政府官员批准向这两人在美游说提供60万美元,两人定期汇报游说进展。

    【获配合】

    拉菲基安和阿尔普泰金因为与弗林的关系成为调查对象。

    弗林是特朗普竞选团队核心成员之一,也是特朗普2017年初就任总统后任命的首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就职仅24天就因涉嫌在总统选举后的新老总统过渡阶段与俄罗斯外交人员秘密接触而辞职。

    主持“通俄”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4日向法院建议,弗林配合“通俄”调查,应从宽量刑。

    弗林与检方的认罪协议显示,弗林2017年1月告诉联邦调查局人员,他2016年12月与时任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通电话时没有讨论美方对俄方制裁。他实际撒了谎。

    美联社报道,弗林只承认犯下伪证罪。弗吉尼亚州联邦检察官在调查拉菲基安和阿尔普泰金时没有对弗林提出指控。按照路透社的说法,弗林一直配合调查拉菲基安和阿尔普泰金,一度否认自己参与这两人的游说活动,后来承认撒谎。

    2016年总统选举日当天,弗林在一家政治新闻网站发表评论文章,称居伦是“宗教极端人士”,应该予以遣返。土耳其政府指认居住在美国的居伦是2016年未遂政变策划者,一再要求引渡回国。

    检方递交给弗吉尼亚州东区联邦法院的证据显示,阿尔普泰金在2016年8月发送给弗林和拉菲基安的电子邮件中说,他与两名土耳其政府部长讨论了游说方案。

    【敲警钟】

    米勒主持的“通俄”调查不止一次触及非法游说。

    特检组去年10月对特朗普前任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提起公诉,指控他多年为先后出任乌克兰总理、总统的维克托·亚努科维奇及其领导的地区党游说,获得巨额收入,却不向美国政府报备“代理人”身份。

    美国司法部今年7月指控俄罗斯女子玛丽亚·布蒂娜为俄罗斯政府充当代理人且同样没有报备。布蒂娜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本月13日向法庭承认与一名俄方高级官员共谋,渗透进入势力庞大的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继而打入美国保守派和共和党核心圈,以期影响美方对俄政策。

    路透社解读,借助对马纳福特、拉菲基安和阿尔普泰金等人提起公诉,司法部近期着力执行与报备代理人身份相关的法律。

    刑事辩护律师佩奇·佩特说:“我不认为过去有人把这一法律当回事,这些起诉书可能会改变这种状况!保ǘ啪椋ㄐ禄缱ㄌ馗澹

    (责任编辑:杨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