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SCECT"><samp id="SCECT"><dl id="SCECT"><link id="SCECT"></link></dl></samp><fieldset id="SCECT"></fieldset><style id="SCECT"><map id="SCECT"><rp id="SCECT"><fieldset id="SCECT"><ruby id="SCECT"><optgroup id="SCECT"><caption id="SCECT"><noframes id="SCECT">
        <datalist id="SCECT"></datalist>

            <video id="SCECT"></video>
             
            污染环境罪有必要增设危险犯
            稿件来源:检察日报
            发布时间:2019-12-07 15:16:51

            作者:程传杰

            刑法修正案(八)将污染环境罪“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修改为“严重污染环境的”,这极大降低了污染环境罪的入罪门槛,有利于加大打击污染环境犯罪行为。但有时污染环境犯罪所造成的:峁⒉换崴孀盼:π形慕崾⒖滔韵,甚至其延展性可能:复说纳】,仅以:π形臀:峁摹靶形浮焙汀敖峁浮贝Ψ:苣讶矫娉椭卧し牢廴净肪撤缸。鉴于此,笔者从必要性、可行性、现实性等方面建议增设污染环境罪的“危险犯”规定,以有效;せ肪巢皇芷苹。污染环境罪危险犯,是指只要行为人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的,达到一定程度危险状态的,就构成犯罪。

            污染环境罪增设危险犯的必要性。首先,污染环境犯罪行为认定上具有复杂性。在传统犯罪中,犯罪行为直接作用于人身或财产等犯罪对象,行为和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判断比较明晰。污染环境犯罪行为,其结果的发生要以通过环境这一媒介,而土地、水体、大气等环境媒介本身具有很强的自净能力,因而:峁惺蓖换崃⒖滔韵,行为和结果的发生之间有一个时间差,正是这种结果发生的滞后性使得:π形臀:峁涞囊蚬叵的岩耘卸。另外,在实践中对于同一:峁姆⑸,很多情况下是由多个行为人的污染行为叠加,通过环境自身的机理发生一定的物理、化学反应才发生的,这也增加了犯罪认定的复杂性。在污染环境罪中设置危险犯,可以及时、有效地对相关人员责任进行追究。其次,污染环境罪犯罪结果的发生具有持续性和不可逆性。从污染环境犯罪的:峁纯,其造成的损害是持续的,并不会因犯罪行为停止而终止。如果排放到环境中的有害物质超过了环境自身的自净调节能力,剩余的有害物质便会产生环境损害的结果,这种损害结果不会马上消失,往往会持续性发生作用,甚至:复说纳】。与普通的犯罪相比,污染环境犯罪一旦既遂,其:峁乇鹧现,而要想消除因污染受到的:,往往需要较长的时间。对于一些较为极端的环境污染事件,其:π砸坏┓⑸,结果将不可逆转。如果在发生:峁蟛哦晕廴拘形蟹晒嬷,难以达到应有效果。

            最后,污染环境罪犯罪侵害的客体具有公共性。污染环境犯罪行为侵害的直接对象是生态环境,作为人类共享的生态环境权益具有独立的、受刑法;さ募壑。在司法实践中,重大污染事故的发生往往损害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财产安全,表现出很强的公共性。如果在污染环境犯罪中增加危险犯的规定,会对相关主体起到警示指引作用,他们在生产过程中会主动采取措施避免犯罪行为,即使产生了危险的状态,行为人为了避免加重处罚,也会去阻却危险状态转化为实害后果。

            污染环境罪增设危险犯的现实性。一是危险犯要求行为达到“危险”的状态,既可以让那些有严重污染环境危险的行为得到控制,避免出现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又可以将那些轻微的环境污染行为置于可规制可治理的状态。二是回应民众对美好环境的期待。设立危险犯,防患于未然,符合我国当前环境战略选择。我国环境政策体现出“预防为主”的理念,强调在环境;し矫嬗Ω幼⒅卦し,因此与该政策相适应,我国在环境立法方面也应该注重制定预防措施。当前我国在污染环境犯罪的立法方面以“结果犯”和“行为犯”的规定为主,但是在多数情况下,环境污染结果并不会随行为而立即产生,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对行为放任不管,便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在现有污染环境罪的基础上规定危险犯,可以提前对污染环境行为进行规制,加强环境污染预防力度,更加符合我国预防为主的;だ砟。

            污染环境罪增设危险犯的可行性。一是域外有关环境犯罪的立法提供了有益借鉴。考察域外立法,许多国家都将危险犯规定在有关的污染环境犯罪中。日本、德国的立法模式,是将环境污染犯罪的危险行为犯罪化,从而有利于通过刑罚适用从源头上预防环境污染犯罪。同时,也更有利于通过刑法的指引和规范功能使社会公众普遍地确立环境;ひ馐,预防污染环境犯罪行为,强化和保障污染环境犯罪的治理效果。二是刑法中存在危险犯的立法例。增设污染环境罪的危险犯,符合我国同类刑事立法的原理的要求。如根据我国刑法第117条规定,破坏交通设备,足以使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发生倾覆、毁坏危险,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构成犯罪既遂。这种规定就是为了有力地打击那些:舶踩姆缸镄形,防止严重后果的发生。污染环境犯罪行为造成的:蠊簿哂幸欢ǖ墓残,从:蠊难现匦岳纯,完全有必要对污染环境造成危险的行为给予刑罚制裁。

            (作者单位: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金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