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欠“不成正果”之人的人情
稿件来源:《法人》
发布时间:2019-12-10 10:23:56

世事多因忙里错。战事瞬息万变,我们逐渐看到,谨慎如左宗棠,也不是“每事对”!队胄⑼ 1861年(咸丰十一年)四月初十日》和《与孝威 1861年(咸丰十一年)四月十五日》这两封信就是自我纠正做过的两件错事。

此前信中提到棘手的军饷问题,这时开始找到一线眉目。

第一封信,左宗棠因为湖南省政府对口设立了东征局,每年专门给楚军划拨一批军饷。刚出山时骆秉章划给他一笔,现在不意陡生变故。

变故因官场频繁换帅引起。左宗棠离开湖南后,骆秉章几乎同时被朝廷调往四川担任巡抚。1860年9月(咸丰十年八月),新任湖南巡抚改任翟诰,他仍按骆秉章的既定“协饷”方案办,但到1861年4月(咸丰十一年二月),又改任毛鸿宾。毛鸿宾与左宗棠既非同门,又非故旧,即使与骆秉章,中间也隔了一位翟诰,论人论情,都扯不上关系。他对骆秉章设置的东征局拨款显然有意见,下令停拨。

楚军断饷,这一下弄得左宗棠不知所措了,连家庭每年200两白银的生活费都拨不出来了。情急之下,他只好向自己熟悉的好友、湖南巡抚幕僚黄南坡求借,以救家急。

左宗棠一生有个特点,凡做过的事,他要再想一想。想了一夜,他发现不对劲,后悔求助黄南坡。原因是,作为谋士,黄南坡以前给自己出过不少点子,左宗棠信任他,按他说的去做,结果“每事错”,吃了不少苦头。这次东征局斩断拨饷,黄南坡事前也误判过。左宗棠认为,老是误导自己的人,虽然不是存心使坏,但能力有限,成不了大器,不宜深交。要他周济家庭,欠他一个人情,以后他有事求上门来,自己不好拒绝,违心帮他,反而坏事。与其这样,不如趁早断绝,做泛泛之交,两不相欠。

这是左宗棠带楚军以来第一次陷入全面“经济;。他处理的方法,一方面要儿子撒谎,称家用不差钱;一方面找女婿陶桄,要他挪200两白银解急。

第二封信中说到的李金阳,前面几封信也曾提及。此人原是湖南地方的游民,啸聚一帮农民,占山为王。左宗棠担心他在湖南闹事,因为这种人放到地方,很可能成为一害,就以正化邪,顺利邀他组织500士兵,作为楚军后营。

李金阳率部队气势汹汹从湖南开进江西前线,图战场立功。不想他在地方上气势强横,上了战场却不经打,一遇太平军就全军覆没,自己也做了俘虏,叛敌变节比脱衣服还快。左宗棠闻知后气不打一处出,知道自己又用错人了。

最近一段时间,左宗棠每天提心吊胆,生怕太平军借李的旗号冒充楚军,骗开城门,抓紧给各营将官写信,告知李金阳已经投敌叛变的事实。

此时,全国整体战局已朝着有利于官军的方向发展,但正是这种刚刚逆转白热化的胶着状态,两军争夺尤其剧烈。

左宗棠选择豁出去。他说:“章门西路事势再紧,我拟率全军赴之,但不知涤公以为何如耳!闭饩浠坝α嗽谒匏纱笥案叻迓厶场焙蟮呐卸:“渠尚肯顾大局!弊笞谔乃溆卸赖降恼铰匝酃,但一旦付诸行动,还是会考虑全局,首先请示湘军名义上的最高统帅曾国藩。这种请示虽然也就批个“同意”了事,但作用不可小看。这也是曾国藩始终信任左宗棠的原因,左宗棠首先在政治上过了曾国藩这一关,才能不断得到朝廷的奖赏与提拔。

左宗棠自称“孤踪特立”,一则他过于看重名节,近似洁癖;二则他过于刚直,不愿违心给别人点赞。他办事并不特立独行,相反注重方法与技巧。用今天话说,他始终是个政治上的明白人,是个守政治规矩的领导干部。

对于能力与眼光不如自己的上级,平时纠正他与当面教训他是一回事,但真正面临重大决策,尊重与遵行却是不打折扣的。虽然,左宗棠隐约预感到,曾国藩凭良心与热血为国尽忠,而才具欠缺,很可能也是个“不成正果”之人,但目前并不妨碍他努力配合曾国藩尽心尽力打好仗。

(责任编辑:杨奕)
相关文章